柴门Sylvie

priest/中土/hp/GGAD /
秀秀/维勇/福华/漫威/迪士尼

☆朱一龙☆李·佩斯☆凯特·布兰切特☆

低产
文画双修/日常练字
意识流写手
冷圈之王
撩人精

##未經允許請勿轉載##

☆Argentina☆

业余影评×
假装文艺×
愿你活的
像你的LOFTER所展示的那么好

爸爸在小区里捡到的幼鸟,求问是什么鸟类? @记录喜欢  @野生鸟类记录

发现居老师好像很喜欢这种珠珠链链的东西,真的苏炸了,就像那种会往家里藏亮晶晶的漂亮小东西的鸟……
而且链子类的饰品本身就撩死了啊!!!(色情暗示)
西装领上那个衣夹是不是星球大战……?

b站娱乐分组前五十,十九个朱一龙哈哈哈哈哈哈哈😂😂

数一下我对男孩子清奇的萌点。

☆头发
长发的话小揪揪和丸子头,居老师那种,头发不宜过长,肩膀以上,最好有点卷但尽量不要染发。

就像费总那样就很好看,想象一下make love的时候十指插在他的头发里,high到顶点的时候拽着头发和他接吻。

普通长度喜欢正式场合下的大背头,但是不宜像Draco一样变成秃顶。
再短喜欢板寸,光头拒绝,锅盖头拒绝。

☆喜欢耳钉
C罗的耳钉简直是春药。

☆要么风纪扣扣的死严禁欲气息浓厚,就像巍巍那样,偶尔一点点松懈都能让人兴奋。

要么干脆像澜澜那样就一两个扣子,前提是要有丰满胸肌和腹肌。
2005傲慢与偏见里男主求婚那一幕就很合适。

☆疯狂迷恋锁骨。

☆穿紧身皮裤脚踩商务皮鞋不穿袜子的都是智障,无话可说这种人。

☆西装裤下的男袜和包裹在袜子下的精致脚踝绝对是性挑逗。(好像有点变态……有点恋足可能)

☆即使身高够高也还是喜欢男孩子穿高跟鞋,稍微有三四厘米的跟那种,其实穿了高跟鞋不只是为了增加身高,还是为了修身。

这样看来居老师几乎囊括了我所有萌点,哭了,想嫁他。

妖气的天使!!!我爱他呜呜呜呜呜!!!

这个桃花妆真的没谁了呜呜呜

☆【整理的b站巍澜手书】☆

☆都是自己看过觉得不错的
☆很多都是良作无人系列,希望大家看过后给好评投币,up主都不容易_(:з」∠)_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av27112216
【你我之原】
爆哭,画风特别好特别良心,精心之作

av26981797
【老子明天不上班】
哈哈哈哈哈哈作者是幽畜吗哈哈哈哈哈

av26632922
【便利店抢劫】
很经典了吧!没有巍巍但是楚郭爆炸可爱了

av27156312
【不管怎么样都不肯加入特调处的沈教授】
画风可爱!萌吐奶了23333

av27664805
【逐渐变高】
"我接住了!"超甜超甜超甜了!!!

av26856399
【pop和pipi版巍澜】
"生气了吗老婆?""没有哦。"

av27065027
【there right there】
该来的总是会来,只会迟到不会不到hhh

av27219276
【地星撞海星MV】
哇塞这个我吹爆!!!长期缓存用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♡

av26751835
【今天沈巍不在家】
哈哈哈哈哈哈沙雕视频,剧毒了×

av27057395
【那什么的镇魂】
说过了,逃不掉的hhh

av27677456
【不倒翁摔倒了】
看到01:07就请出去!!!

av25535358
【这件大衣穿起来很舒适】
正片00:29开始,又是一口剧毒hhh

av25905006
【Call me maybe】
一口狂奶拯救镇魂女孩,有糖有小车车

av27666185
【我哥哥出现在gv里】
哈哈哈心疼面面,暂停看车系列

av26433128
【帧数好高的跳舞视频】
骚气极了

av27484820
【看着你的我,是trouble maker】
舞蹈手书!巨色气巨好看!良作无人!

☆目前就这些啦欢迎在评论补充!
☆镇魂女孩永不言弃!!!

@All铁图粮授权搬运 您好!我刚才拼了一下图,基本就是描图,如果可以的话您最好还是删一下。谢谢!

明人不说暗话
我想睡居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【舟渡】已婚日常六事


        通常骆闻舟和费渡的闹钟是定的7:00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闹钟是一回事,起床就是另一回事了。因为先起床的人要去给骆一锅添猫粮,所以两个人总是会消极抵抗,直到实在忍不了的一个起来,打开快被骆一锅挠烂的门板,拖着脚踝上挂着的肥猫慢吞吞挪向厨房,另一个才会奸计得逞地起床。

        一般来说忍不了的人都是费渡,多年的折磨让骆闻舟练出了"任它挠破天,我自岿然不动"大法。

        不一般的情况是费渡一身斑驳红痕睡死在床上,骆闻舟会在骆一锅来挠门前就出去伺候大爷,然后再回来抱着费总睡一个回笼觉。


        赖床和懒惰是原罪,两个人是不会在家做早饭的,因此楼下的早茶店里总能看到穿着警服的骆队和西装革履的费总。

        饭后两人去车库开车——本来费渡是有很多车足够一礼拜不重样,奈何骆闻舟的穷酸家属院只有一个停车位。

        在骆闻舟心里,费渡和油门是钠和水,接触即燃,绝不含糊,所以开车的事被骆队一手承包。两人先开车到费渡公司,把车停在地下车库,再在车库昏暗的角落交换一个黏腻的吻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费总上电梯去他的总裁办公室,骆队走楼梯到地面,刷一辆单车骑去市局。

        费总对这种折磨人的出汗运动不屑一顾,当晚他就被日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从前的费渡是靠咖啡和酒续命的,在公司喝咖啡,在家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 但现在他上班会带一个保温杯。

        办公室内部谣言说费总认识了一位世外高人,高人指点他养生之道,将来好去修仙。

        当然这都是瞎扯的,原因当然是骆闻舟骆大爷,他每天早上赖床赖成狗,那点儿厨艺的用武之处就成了保温杯里每天都在变的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 春天是桃花和金银花,夏天是荷叶和莲子心,秋天是枸杞和贡菊,冬天是枣和姜丝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说他的心意被融进了一年四季,费渡微笑着挑姜丝。

        他就是故意的。
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人话鬼话都会说,红脸白脸都能唱,在市局混的风生水起,江湖风传骆队四十岁前就会混成本局一把手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哪怕是局长本人来了,食堂也不会给他开小灶,何况骆闻舟尚未继承大统。

        但骆闻舟跟牲口一样不挑,大概他吃饭的时候嗅觉视觉都会暂时性失灵,什么菜他都吃得下去,也从来不抱怨。

        偶尔,只是偶尔骆队不会去食堂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 俊美轻佻的年轻人倚在他办公室的门框上,送上一个真诚的微笑:

        "骆警官,一起吃饭去?"

        一群以郎乔陶然为首的吃里扒外的家伙在后面猛打手势,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    有长期饭票真好。


        费渡公司多美女。三个秘书,女的;人事部,女的;营销部,女的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第一次去费渡那儿,犹如掉进花丛中,让他禁不住想起了年少不更事时看过的ABCDEFG片。

        回家后骆队义正言辞地关切他:"你哪儿那么多秘书?熏不熏啊?"

        费渡促狭地笑了,不答反问:"师兄吃醋了?"骆闻舟粗着嗓子说怎么可能,然后又对费总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,经过的骆一锅冷冷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财务部直男总管发现费总办公室多了一个秘书的开支,据说是生活秘书,从来没来过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 这叫什么……骆菲?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总裁金屋藏的小蜜,他艳羡地想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永远不知道骆一锅的鱼干钱居然是自己的工资。


        某次两人在外面吃了饭回家,喝了点小酒,兴致都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 进了门他们就开始接吻,从玄关吻到客厅,又在客厅被踩了尾巴的骆一锅赶回卧室。

        落锁。

        气氛非常好,温度非常好,费渡骑在骆闻舟大腿上把他按在床上,颇为主动的去扒他裤子。

        警裤脱下时费渡惊恐了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穿了一条藏蓝色的,对,就是那种老头会穿出来下棋的,贼容易起毛球的松紧腰的秋裤。

        费总曾经是一个王者,后来被骆队的藏蓝色秋裤吓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 骆闻舟沉沉地笑了,晃着腿颠了下费渡的屁股,说道:"宝贝儿,脱了我检查一下你穿秋裤没?"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祝食用愉快!
☆可能会有后续!等我想到段子……